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22天津网

查看: 4|回复: 0

起底杨陵背后的秘密:动辄数亿的民间借贷纠纷

[复制链接]

3847

主题

384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2478
发表于 2019-6-13 12: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经过各大媒体和央视的曝光,有人看见,杨陵涌进上百人,有警察,有拆迁队。
  
  随即,大型施工设备进入,开始拆除,轰隆隆的机械声不绝于耳,不少当地的百姓远远地围观张望、拍照。
  
  自此,这座在弥勒当地被称为“云南皇家故宫”的杨氏陵园宣告了它的终结。
  
  2019年4月份,在“曹园”违建事件发酵后,杨陵随即也被关注并被曝光出来,这座占地200多亩的私人陵园为当地一富商杨华私人所有,平日大门紧闭,陵园内驯养着藏獒及狼狗,院内外24小时都有保安牵狼狗巡逻。曝光内容称,这座私人陵园侵占了国有林地及农田、天然湖泊、湿地、水库。
  
  拆除前的杨陵并不比曹园逊色,大门两侧有两只3米左右高的巨型石狮,院内有一条长达50余米的巨龙石雕,从森林覆盖的山顶依山雕刻而成。5米高的围墙延绵数公里,一眼望不到尽头。里面四个巨龙庄园,亭台楼阁、汉白玉长廊、红墙绿瓦应有尽有,湖水、森林、湿地一样不缺。
  
  这座杨陵的主人在附近老百姓中有不少传闻,当地富商杨氏家族杨华、杨屾、杨建理父子在当地鼎鼎有名,“有实力得很“,据说这个陵园投资2亿多,建设长达10年之久。
  
  可是杨氏父子为何没想到,这座没有BAN理任何手续,以侵占国家林业用地建设起来的“自家”陵园,难道就没有拆除的风险吗?
  
  自信从何而来?
  
  当初,杨氏父子以养殖业为名义,先从村集体租赁,之后全资“购买”了这片土地。据当地老百姓称,杨氏在当地很有实力。在长达10年之久的建设期间,许多政府部门也进行过执法干涉,但最后都因为其“实力”,最后不了了之。
  
  在曹园事件曝光后不久,2019年4月8日,央视CCTV13的<<法治在线>>栏目,20多分钟的专题<<民间借贷乱象借来的危机>>,报道了在弥勒当地的多起民间借贷纠纷,当事人恰恰正是杨陵的主人杨华及杨氏父子所有的宏华达小额信贷公司,这起民间借贷纠纷中,争执于是否属于高利贷的借款,涉事资金总额高达数亿元。
  
  在央视的专题报道同时,杨氏家族违章所建的这座杨陵也被媒体曝光出来。杨华或许知道,此次已无回天之力,一天之内,杨陵便被拆除得面目全非,现场没有遭遇任何阻拦。
  
  与此同时,弥勒市许多当地知名的企业,纷纷声称陷入了杨氏家族“套路贷”圈套。民间借贷乱象,谁是谁非?杨华及其所在公司,雄厚的资金实力之下,究竟在当地从事着什么样的生意?其身后的背景,何以使这座没有任何手续的违章建筑,得以安然存活如此长的时间?
  
  白手起家的弥勒首富
  
  从2012年杨华接受采访的资料了解到,初中毕业的他因家中兄妹多而不得不选择谋生,由于没有学历,年纪又小只能在工地从事体力劳动。
  
  1981年,从工地出来回家种地,将种出的菜、切成丝的烟叶卖给修水库的工人,尝到经商甜头的杨华不再甘心自己的客户是流动性的、不确定的。
  
  1983年,他倾尽所有积蓄,投资300余元配了一辆马车运冰棒、运大米到弥勒山区卖。
  
  1984年,杨华重回建筑施工领域,摇身成了包工头,手下召集了三十四人,起家资本是经商及变卖马车所得。
  
  从1984年到1988年,杨华的施工队一年一个工程,4年下来,26岁的杨华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杨老板”,也是杨华真正步入财富积累的快车道的开始。
  
  富裕起来的杨华也修路、捐赠教师办公费、资助弥勒县公安局三个派出所办案经费、为汶川地震灾区捐款……有着光鲜的富豪乡绅的形象。
  
  但在这背后,杨华的另一面却鲜为人知:民间借贷官司缠身、工地农民工拿不到工资、建设公司工程款纠纷……
  
  与“袁府”如出一辙,民间借贷纠纷官司缠身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与杨华、杨建理父子有关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不下10余条记录。其中,杨华与弥勒市路桥建筑有限责任公司、唐保坤民间借贷纠纷;杨华与葛金泉、冯建华民间借贷纠;杨华与弥勒市中山煤矿、戚永清民间借贷纠纷;杨建理(杨华长子)与江苏润扬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江苏润扬交通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
  
  在上述案件中,杨氏父子均为原告,所涉金额少则几百万元,多至几千万元。尽在上述案件中,杨氏父子均胜诉,但事情远远未结束。
  
  多位被告均不服从判决并提起了上诉,多名被告坚持声称,他们遇到的就是涉黑性质的“套路贷”——不仅遭遇“砍头息“、”利滚利“、被暴力催收的过程中还被逼迫签署”莫须有的借条“。
  
  弥勒市像我这样遭遇的企业不下十家
  
  记者采访的几位被告中,杨海已经是位五十多岁的老人了,他的公司是一家生产农用化肥的企业,公司注册资本3000多万。公司发展和设备升级需要,100万的借款,仅砍头息就18万。总共借款600万,在法院判决前就归还了800多万。败诉后,1370多万(二次评估)的工厂被原告评估为497万(初次评估)进行拍卖,用于还债。不仅如此,工厂目前还处于被查封状态,公司资产、个人资产均被冻结。
  
  另一位被告路金奎的弥勒市路桥建筑有限责任公司,之前在做公路工程建设20多年,因为陷入套路贷陷阱,全家四口服毒割腕自SHA,开车坠入悬崖,所幸得于救助,从鬼门关抢回四条命。服毒后遗症至今缠绕着他,说起套路贷,路金奎痛不欲生,“弥勒有不下十家像我这样的,生产经营十多二十年的做实体的企业,都有和我一样的遭遇。”
  
  确实如路金奎所说,陷入与杨华及其所在公司的借贷纠纷的企业家,不仅仅我们查询到的民间借贷纠纷案涉事企业,也不仅仅是央视采访中出现过的两位。
  
  在央视曝光、杨陵被拆过后,陆续有人才敢开始报案,目前为止,已有数十个企业家提交了报案材料,其中更有数名涉案企业家提出大量材料,证明自己目前被侵占的资产多达上亿元。
  
  而其中许多企业,都曾是当地效益良好的知名企业。
  
  我们曾是西南地区最大的石材精加工企业
  
  丁勇云的砉红公司是记者采访中较为出众的企业,杨华当初以合作人的方式入资,后期经过种种操作,将投资转为借款,累计出借金额3310余万元,经砉红公司还本付息1亿元左右后,截止2017年5月剩余本金1500万元,尚欠利息200万元。曾经的砉红公司,生意红红火火,西南地区最大的石材精加工企业、获得过“中国石材50强企业”、产品远销东南亚,带动就业1000多人,上缴税收几千万,资助上百名学生就学,为社会各项公益事业捐款捐物2000多万元……而如今,工厂停产,长达数年的暴力催收,丁勇云已经丧失工作能力,身体处于半瘫痪状态,生活不能自理。
  
  催收过程是否存在违法行为?
  
  民间借贷纠纷的背后往往跟随着暴力催收的影子。
  
  2016年山东的辱母杀人案,正是由于当地涉黑团伙的暴力催债,侮辱于欢生母,导致于欢刺死了该团伙积极成员杜志浩。此事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民间借贷纠纷的涉黑属性问题赫然暴露在公众面前。
  
  弥勒市发生的另一起在皮燕红和李福、李荣之间的借贷纠纷中。皮燕红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借款是老公去借的,一直到催债的上门来以后我才知道。“
  
  “他们把我关在家里,还打我,我报警了,但是警察说是私人债务纠纷,让我们自己解决。我很害怕。“皮燕红说,“但是更让我害怕的是,他们扬言说要把我女儿卖了,跟踪我女儿儿子,还说分分钟把我儿子废掉”,也正是因为要保护一双儿女,在长达数年的催收面前,皮燕红都勇敢地站在前面,“这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他们受到伤害,我肯定要面对的。“
  
  我被砍伤后流浪了四年
  
  在关于杨华的报案人举报中,当事人葛金泉向记者倾诉,当初他带着现金开车去杨华处还钱的半路上,被一伙人抢劫,头部遭到重创,被抛弃在贵州的一处偏僻处,他花了16天的时间回到老家。
  
  “我带着重伤,花了16天回到了我家,一听不是我家工人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些小混混的声音,我知道家里被人占了。”葛金泉说,“我担心和抢劫我的是一批人,他们还不知道我还活着,我害怕再遭到杀害,我逃跑了,从此之后,我在各地流浪了四年。”
  
  “四年之后,国家打黑力度加强,我才敢慢慢回到家乡报案,回去以后才终于知道,我遭遇抢劫后第二天,我家就被杨华等派人占了,家人都被控制了,一个人都不让出来,扬言出来一个打死一个。他们要我家的三七地,我老婆被强行逼迫在一张我欠对方款项的纸条上签字,要拿我价值四五百万的三七地抵债。”
  
  葛金泉四年前头部被砍伤,到目前说话久了还气喘,要休息一阵才能继续说。
  
  “我只希望我被强占的土地能取回来,这样我们一家还能生活下去。”葛金泉说到这里,难得舒了一口气,“现在大街小巷都挂着打黑标语,这是动真格了,这让我觉得还有希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