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22天津网

查看: 27|回复: 0

“官妻”以高利贷陷阱勾结法官谋夺企业家财产

[复制链接]

616

主题

622

帖子

274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49
发表于 2020-5-9 09: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疆一“官妻”以高利贷陷阱勾结法官谋夺企业家财产,公安部督导被捕后依然被取保候审!

  再高潮的人生,也有低落甚至凄惨的时刻。

  对于新疆荣盛蒙奇商业广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生荣来说,从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番事业到陷入破产边沿甚至险些坐牢,只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官妻”。

  而这个神通广大的“官妻”,为他精心设计了一场以权势为基础,以高利贷为工具,以欺诈为手段的“财产谋夺”的陷阱。

  01权势威逼下的高利贷

  2017年,1964年出生的张生荣在新疆昌吉州奇台县盘下了一个近3万平米的楼盘,用于投资商业广场营运。对于有着丰富营运经验的张生荣来说,他非常有信心在这个项目中谋取理想中的商业回报。

  就在商业广场进入到最后的装修阶段准备投入首期营运的时候,一个叫李玲的女人找上门来了。四十多岁的李玲表面身份是个无业人员,但她还有一个身份是——奇台县消防大队大队长于伟华的妻子。

  深谙商业广场营运门道的张生荣知道,干商业广场这一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消防部门,只要消防这个关卡过不了关,前期的一切投资都极有可能打水漂。所以对于这个消防大队大队长夫人的李玲,张生荣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和客气。

  李玲来找张生荣的目的很简单,她除了向张生荣表明她有足够的关系摆平商业广场的消防审批这个重要环节外,她希望向张生荣放贷。

  按照李玲的说法,她目前向消防系统的领导,当地很多公职人员的家属等人集资了一笔数目庞大的资金,需要贷出去获取利息回报,所以希望张生荣能帮她“消化”一部分,利息让张生荣看着办。作为回报,李玲向张生荣暗示,商业广场以后在消防系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她负责摆平,不会有人来找麻烦。

  明白了李玲意图的张生荣清楚,这个款,他是不借也得借了,要不然自己的商业广场在消防这个关卡肯定是过不了的,消防过不了关就意味着前期的投资极有可能被打水漂。至于看着办的利息,肯定就是高利贷了。

  权衡利弊后,张生荣放弃了向银行贷款的打算,舍财免灾这种事儿,在他经商的这二十多年里,他看过的、听过的和经历过的实在是太多了。

  陆陆续续的,李玲以银行转账的形式,向张生荣共放贷1900万元。一场精心设计的陷阱,由此拉开了帷幕。

  第一轮陷阱

  该来的,总会如期到来。

  2018年1月4日,李玲的丈夫——已退休的消防大队大队长于伟华伙同现任昌吉州消防大队防火处处长李鸣,以雷霆手段对张生荣公司的荣盛蒙奇购物中心进行了查封,并下达最高30万行政处罚决定。

  不是说李玲能摆平一切消防系统的关系吗?为什么她的老公反而带人把自己的商业广场查封了?

  就在张生荣愤怒而疑惑不解的时候,他接到了李玲的电话。李玲在电话里告知张生荣,如果商场想正常开业,必须按照她的要求和她签署一份对账协议。李玲在电话里称,因为这些钱不是她本人的,是她从于伟华战友处融资来的,最近融资对象催还款催的紧急,尤其李鸣处长要给岳母买房。只有签完这个对账协议,李鸣才会签字审批消防审核意见书,商场也才能够正常开门营业而不被查处(有通话录音为证)。

  2018年1月10日,李玲拿着提前写好的对账协议来到奇台商场办公室,要求张生荣在已经打印好的《对账协议》上签字。在这份《对账协议》里,协议金额与实际借款增加了几百万,不仅如此,李玲还要求增加张生荣的儿子张原为担保人。

  莫须有的增加了几百万的还款金额,张生荣自然不干。李玲看出了张生荣的顾虑,劝导他说:“张总,这个《对账协议》只是走个过场,主要是用来应付背后那些借钱的领导,我保证不会用这份《对账协议》作为依据来要求你还钱。”

  看到张生荣依然犹豫不决,李玲直接威胁称:“如果你不在这份《对账协议》上签字,你商业广场的消防肯定过不了,消防审核报告也不可能出来。”

  为保证商场尽快开业,减少损失,在李玲的威逼利诱之下,张生荣和其子张原被迫在《对账协议》上签了字。事后,消防罚款也从30万元降至3万元。

  第二轮陷阱

  在签署了《对账协议》后,消防审核依然迟迟没有发放给商业商场。这时,李玲又对张生荣提出了一个要求:为了给消防办理审核的李队长和其他借款人相信,还要根据《对账协议》的内容去法院走个形式,达成还款计划做个民事调解书,每月还50万元,以此让借款人相信张生荣有一定偿还能力。李玲还保证说,于伟华都已经和法院打好招呼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若不去的话,消防审核肯定办不了。

  因涉及司法程序、且《对账协议》中金额与实际借款及还款相差了几百万,张生荣一口就回绝了。

  张生荣的拒绝,后果很严重。

  2018年3月29日,李玲的老公于伟华再次带领消防队,对荣盛蒙奇购物中心进行查封,并下达了最高60万元罚款的处罚通知。

  张生荣多次找李玲协商,无果。

  面对商场被查封的无奈现状,面对于伟华及其李玲的威逼恐吓,张生荣屈服了。

  2018年4月2日,在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张生荣按照李玲的要求,和她签署了这份民事调解书。拿到民事调解书后商场得以开业、消防罚款也再次由60万元罚款降至8万元。

  张生荣拿到消防审核意见书后赫然发现,原来这份对于商场开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消防审核意见书,早在2018年1月2日就已签批,他们一直拖住不发的原因,就是为了操作后面这一系列的套路。

  步步紧逼只为谋夺财产

  事实证明,李玲之前所实施的这一切套路,其目的不是为了赚取高额贷款利息,她所谋求的是张生荣父子名下的所有财产。

  2018年8月14日,李玲以张生荣未按《民事调解书》按时还款为由,申请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冻结了奇台公司的3000平米房产,银行评估为3078万元;冻结张生荣奇台公司价值6000万元的股权;冻结张生荣米泉公司价值3000万元的股权;冻结张生荣儿子张原奇台公司价值400万元的股权。以上查封冻结财产总计9400万元人民币,冻结金额远远大于执行标的额2400万元。

  2018年8月16日下午5点,法院执行法官彭国梅电话通知张生荣,让他次日上午到昌吉州中级人民法与举报人李玲具体协商还款事宜。张生荣第二日到达法院后,彭法官又要求暂时不跟李玲和解,让张生荣安排旗下公司财务先打100万元到法院指定账户再叫李玲过来做和解还款协议。

  因时间太短无法及时筹集到100万元,彭法官当即提出要强制拘留张生荣,后因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张生荣有结核病史不宜强制拘押方幸免于难。于是,彭法官改为要求李玲提交书面申请拘留张原。

  2018年8月17日20时,张生荣被带回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四楼办公室,由法官助理负责看守,拘禁时间长达36小时。拘禁期间,彭国梅多次向张生荣暗示李玲不断增加还款条件。接下来,彭国梅又以拘留张原为要挟,让张生荣答应用旗下两家公司的全部资产来担保还款并写下承诺书。因公章外借办理招商事宜,无法在承诺书加盖公章,张生荣被继续扣留在法院。

  2018年8月18日晚20点,张生荣公司和家属东拼西凑50万元来到法院后,却又被告知50万太少必须交100万。经多轮磋商和申请,彭国梅法官提出要放人可以,但需要家属再交50万元的同时书面承诺提供个人房产作为书面担保,并要求张生荣父子于2018年8月20日早上十点半到法院补盖担保承诺书上的公司印章。

  就在张生荣家属在外四处筹措50万元钱的时候,原先答应的100万李玲又变卦了。彭国梅法官称,如果2018年8月29日前拿不出1000万就要拘留张生荣父子,还必需同时看到房屋抵押贷款的申报信息。

  2018年8月28日,执行局法官彭国梅一行6人,携带协助执行通知书,来到张生荣的另一企业——位于米东区的荣盛百货商场,态度蛮横地向商户们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所有商户停止向新疆荣盛天宇商贸有限公司支付租金,将已到期应支付给新疆荣盛天宇商贸有限公司的租金或后续租金直接支付到法院指定账户。之后,法院执行局三天两头派人骚扰商户,并扬言要商铺关门、逮捕商铺业主及员工,在限期内若不缴纳便给予每户商户10万元罚款。使得商场人心惶惶,严重扰乱商场的正常经营秩序,给商场业主造成严重损失,大部分业主要求撤柜并聚集在一起寻求解决之道。商户租金损失高达2000多万。

  2018年9月6日,法院执行人员及其李玲夫妇将张生荣一无所知的前妻拦截,将张生荣名下价值200万元的奔驰G500强行拖走。

  此后,在张生荣向李玲的1900万借款本金已经偿还了1600多万元的情况下,李玲依然伙同执行局法官彭国梅等人,对张生荣步步紧逼,其企图谋夺霸占被查封的价值9000多万元财产的动机,彰显无疑。同时,彭国梅法官还不断给张生荣的代理律师打电话进行威胁恐吓,称要向司法局举报吊销她的律师执照等。

  公安部的督办案件被取保候审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走投无路之下,张生荣及其家属开始走上了信访维权之路,但所有举报材料递交到自治区相关部门后,都如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半点回音。

  但张生荣及其家属始终相信,邪不压正,法治之光早晚会扫除一切为非作歹的牛鬼蛇神。在他们一家人的不懈努力下,举报材料最终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

  在公安部的督导下,一个新疆由自治区公安厅指导,昌吉州公安局具体侦查的专案组成立了。

  在铁的证据和事实下,李玲最终涉嫌非法集资,高利转贷,虚假诉讼,敲诈勒索等四款罪名被奇台县公安局抓捕归案。

  李玲被捕后,张生荣一家本以为终于拨云见日可以开始正常的生活和经营。但很多事情,你能猜得到开头,却猜不到结尾。

  事实再一次证明,李玲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确实神通广大。李玲被捕二周后就被取保候审,她背后所勾结的相关官员,亦没有一人受到纪检机关查处。而张生荣被查封的这些财产,一直没有解封,由此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超过了5000万。

  直到2020年4月下旬,张生荣通过查询得知,昌吉市检察院已经以高利转贷罪对李玲提起了公诉。

  

  这个看似迟到的正义,却让张生荣忧虑重重。他经过向律师咨询后得知,如果仅仅以一款高利转贷罪起诉李玲的话,在李玲利益集团的运作下,她有可能会被判缓刑。到时候,自己极有可能面临着李玲及其背后利益集团的疯狂报复。

  张生荣深知,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别说正常营运商业广场了,连自己一家人的人生安全都是一个未知数。

  张生荣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事实最终验证了张生荣想法的正确性。2020年4月下旬,张生荣的儿子张原被法院以拒执罪抓捕,2020年5月8日,张生荣同样被法院以拒执罪抓捕。

  法律的本质是让每一个公民都能安全自由的生活,但如今对张生荣的家属来说却变成了一种奢望甚至让他们充满恐惧。未来结果如何,还得拭目以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